鹿鼎记趣之双儿篇

鹿鼎记趣之双儿篇(上)前几天韦小宝回宫禀陈老王爷的消息禐禒禈禠,渔潎漾渐康熙得知父亲尚在人世,果真在五台山出家滵漻涟滮僦僣僛僖,菄萛蓇蒴輎挽輍輑心中说不出的高兴,巴不得背上插对翅膀緀綡绾綷渗漳滹漈,僎僦僣僛輎挽輍輑马上飞到五台山去。但回心细想,皇帝离京出巡蓌盖蒧蒱踄跿踆踅,蜱蜥蜜蜾铒铟銗铢是何等大的事情,光是筹备布置诵语诲诰绶绰罚罳,骱骰肮髦墆墂墎塻须得好几个月才成,便是一切从简,也快不了多少时间。经过几天考虑,终于有了决定,当下派人召见韦小宝。自从韦小宝和公主胡天胡帝,这对少男少女正初尝个中滋味,自是食髓知味!一连几日,公主以练武为名,密密召韦小宝到宁寿宫去。初时,韦小宝还有点踌躇,知道这事若传到小皇帝耳中,头上纵有一百颗脑袋,非给小皇帝噼掉不可,但公主召唤,做奴才的又不敢不从。还好建宁每次召见,都使开宫女太监,叫他们离得宁寿宫远远的,即使公主被他干得乐极忘形,大唿小叫,高声呻吟,也无人得知。就算给宫女们听去,只道二人正在练武过招,那有半点怀疑。这时,韦小宝整个身子压在公主身上,屁股正自大起大落,口里叫着:「臭娘皮,浪蹄子,今日老子要操死你这个骚货……」说话甫毕,腰臀旋即飞快晃动,闻得「噗唧,噗唧」的水声,夹杂着公主那「咿咿啊啊」叫春声,响彻整个寝建宁公主给他操得一佛出世,二佛生天,正没命价的搂往韦小宝,喘气道:「好桂子,好老公,人家的小屄爽死了……啊啊!再狠狠的操,给老公插死算了韦小宝一条杨州大根,给公主那又湿又暖的小屄包裹住,本就乐得神魂俱飞,现又听着这些淫辞浪语,更是兴奋难当,当下深深吸了一口气,举起大枪望里狂戳,龟头记记直顶进子宫颈。「啊!」公主被巨龟乱闯,登时痛得眼泪狂涌,骂道:「死奴才,你真要插死我么?」韦小宝笑道:「是你叫我操死你,还噜苏个什么,快给我闭上臭嘴,不然我立即拍屁股走人。」说完果真把肉棒抽离小屄,一滢淫水,竟被肉棒带射了出来.建宁正乐在头上,忽觉阴户一空,大惊起来,怕他真要舍她离去,忙双手箍住他头颈,求饶道:「不要走嘛,你爱怎样插便怎样插好了。求你再插进去好么 」 韦小宝板着脸道:「这话是你说的,不要后悔?」 韦小宝直起身躯,在她胯间半跪半坐,伸出左手,在她乳房上一阵乱搓乱捏,弄得公主仰首吐气,受用非常。 韦小宝见她畅美,也是一喜,又见公主两只乳房浑圆挺拔,乳头粉红幼嫩,握在手上,弹性十足,确是一对好物儿,一时玩得不亦乐乎,如搓粉团般狠狠搓.建宁给他弄得美入心肺,阵阵快感不住自乳房扩散,唿唿叫爽:「我的好桂子老公,人家这对奶子,终究是要给老公玩的,你就行行好,现在不忘玩奶子,且先把阳具插进小屄去,一边操我,一边玩好么?」??韦小宝心里暗骂:「好一个又淫又骚的浪货,下面这个小淫屄,连些许时间也空不得!」眼睛下望,只见屄口那两片花唇,已被操得红扑扑的,还带着点微肿,淫水仍是淌个不休,从屄缝处涌将出来,既养眼又可爱。望住这个又紧又嫩的好屄,忽地心头一动,心想:「这个屄儿虽美,可是这几日连番肏弄,再美也肏得腻了,前时在丽春院曾听人说,女人身上有三个孔儿,都是男人爱插的,除了下面这个生娃娃的东西,一个是嘴儿,一个是屁眼儿。屄儿和嘴儿,我都尝过了,就只剩这个屁眼儿没动过,不知插进去怎生模样?好!老子今日就和你屁眼儿开张。」韦小宝嘴角含笑,用力捏了一下奶子,说道:「想要老子插,就得乖乖听老子话。不要多声多气!是了,你前时那个角先生呢?拿来给我。」建宁大惑不解,心里想着,你下面挂着一条货真价实的大东西,还要角先生 作甚?肚里虽这样想,始终不敢多问,生怕这个宝贝人儿又生气起来,抛下自己走人。当下伸手到枕头后,打开一个暗柜,探手把角先生取出来,交给韦小宝。韦小宝接过,说道:「你奶奶的,把这根东西放在床头,是否方便晚上拿来.建宁脸上一红,但这确是事实,只是这等事情,又如何能开口承认。??韦小宝也不追问,拿过一个软枕,埝在公主臀下,让她下身微微向上抬高。建宁也不觉奇怪,心想这样抬高小屄让他插,必定会插得更深。正在想着间,已见韦小宝握紧巨棒,把个鹅蛋似的大龟头抵在屁眼上,她微微一惊,忙道:「不是那里,再往上一点。」韦小宝笑道:「我没有走错路啊!正要插这话儿。」建宁听得魂飞天外,脸色立变,急忙用手掩住,发急道:「这个使不得,人家前面好端端有个洞儿不干,因何要弄后面的屁眼。」韦小宝怒道:「我早就知你会啰哩啰嗦,不干,不干,前面不干,后面不干,什么都不干!」说着佯装要爬下榻来。 建宁爱极这个大家伙桂老公,岂肯让他离去,当下伸手拉往他,可怜兮兮道:「好吧,只要你不走,人家应承你是了,不过……不过你那根东西这么大,我这么一个小孔儿,怎能插进去?实在……实在害怕……」韦小宝道:「这有什么好害怕,其实不知多少人喜欢插屁眼,你又不是第一个。我慢慢弄进去,不会痛的。」建宁也曾听过宫女们说过,宫中的太监,也爱用角先生弄屁眼,当时听见,只道太监少了那东西,才用屁眼来代庖,另寻快活门径,没想连韦小宝也爱上此道。心想,既然他喜欢,只好顺着他是了,便道:「你得慢慢来,不要弄痛我…韦小宝在她腿上一拍,说道:「我晓得的,架开两条腿,我要进去了。」 建宁委实害怕,但还是依他,把双腿大张。韦小宝握紧肉棒,吐了一口唾液,抹在龟头上,在屁眼上磨蹭一会,才把龟头徐徐塞进去。建宁给巨龟撑开,立时火辣辣的一阵疼痛,随觉肉棒逐渐深入,胀得好不难受。忙道:「慢一点,痛……里面好胀……」韦小宝只进了半根,已被箍得难以再进,但那紧窄的快感,确实和前面大有不同,心想,原来干屁眼是这么爽,难怪如此多人爱走此道!当下腰臀加力,又进了几分。只见公主双手紧握床褥,双腿发颤,柳眉深聚,一张俏脸已红得发胀苦,终于把整条阳具全插了进去。韦小宝紧紧抵住深处,一时不敢妄动,说道:「譁!你这里紧得很,爽死老子了!」??建宁见他不动,稍稍安心,说道:「好胀,胀得人家好难过,你暂且不要动,待我先回一回气……」韦小宝拿起那个角先生,用手指分开前面的花唇,红艳艳的露出一团嫩肉,只见那小小的洞儿,一张一合的,不停地翕动,甚是有趣。再看那顶端的小肉芽 ,早已撑开了包皮,探头探脑的露了出来。韦小宝二话不说,伸出食指压住肉粒,轻轻捻搓。  建宁登时爽得浑身僵住,接着几个哆嗦,一股淫水从小屄渗将出来。韦小宝见着大喜,拿起角先生朝那洞儿直插了进去,只听得公主「咿啊」一声,叫了起来。韦小宝提着角先生抽出插入,问道:「这样美吗?」 建宁前后两洞同时受袭,当真美不可言,见问忙道:「好美,美死了……你也动一动,我要两条大棍一起干!」 韦小宝一听,那还忍得往,当即挺动腰臀,在她屁眼大干起来。而手上的角先生,却没有半点停顿,配合下身的动作,一于来个双管齐下!建宁初时还不大适应,只觉屁股阵痛阵麻,好不自在,但经过韦小宝一番开垦,快感渐生,加上前洞那根角先生,却噼头噼脑的乱撞,直教她爽得魂飞魄散,也不理会宫外的人听见,大叫起来:「美死我了,再要狠一些,插深一点儿,操死我算了……喔喔!好美……好老公,操得好深,人家爱死你啊,大屌儿老公.韦小宝也被那紧窄箍得死活不知,浑身美得毛发倒竖,当下奋不顾身,举枪大杀,口里叫道:「干死你这个骚货,操死你这个淫娃,射死你这个臭娘皮……建宁给他狂抽勐插,操得神志昏乱,泄完又泄,也不知丢了多少回,兀自一股劲儿喊着:「死了……死了,快活死了,今回干得真过瘾,千万不要停下来,继续操我,操死我这个骚货……」韦小宝听见大笑:「你倒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是骚货。」建宁喘着大气道:「是……是骚货,我是世上最骚的骚货,操死我吧……」韦小宝一边干,一边骂,直干了半个时辰,方觉龟头跳动,忙抽出阳具,跨开双脚,骑到公主的头上,叫道:「打开你张臭嘴。」建宁望住眼前湿漉漉的肉棒,想也不想,大张小嘴。韦小宝腰杆一挺,把个龟头塞入她口中,接着打个哆嗦,浓浓的精液,把公主灌了个满嘴。待得韦小宝发射完毕,听得公主喉头「咕噜」一声,全吞进肚子去。但她还嫌不够味,握紧肉棒,又一轮吸吮,直至软却,方把肉棒吐将出来。韦小宝泄得浑身发软,倒头仰睡在床。公主一个翻身,趴到他身上,小手仍握住软软的阳具,玩得甚是起劲,随听她腻着声音道:「刚才真是快活死了,原来操屁眼是这般爽,以后你得把我干前干后,两个洞儿全都交给你。」韦小宝瞪住她道:「好一个欠干的骚货,找日我叫两个男人来,把你前后一 起贯通,操死你这个臭娘皮!」建宁嗔道:「死桂子,你当我是什么!」接住又伏到他身上,轻声细语道:我才不给其它男人操,人家下面这两个小淫洞,就只给你这条大屌玩,我要替你生好多好多小小桂子,你说好么!」韦小宝听得心里一惊,暗叫不好:「这几天只顾和她日夜胡混,还没想到这件事情!要是真如她所说,给我生个小小桂子,这可大大的不妙,到时公主的肚皮大起来,小皇帝岂会不道,还不是要了老子这条命!」一想及此,登时冷汗直冒。就在韦小宝发呆之际,忽听得宫外声响,一名宫女咳嗽一声,说道:「禀告公主,皇上派人来传桂公公,说有要紧事,着桂公公马上到上书房。」 建宁应了一声知道,向韦小宝道:「你现在先去见皇帝哥哥,见完后记得回来找我,今晚我要和你玩个天光。」韦小宝正为刚才所想的事发愁,听得公主这句话,立时脸上一沉,说道:「你就只顾寻欢作乐,若给皇上知道咱们的事,到时不但我人头难保,连我老爹、老爹的老婆、表姑、表弟、外母、外孙,一古脑儿全都拿去「唰唰」一刀,杀个清光。我一家大小通统去见阎罗王不打紧,只怕我变成无头鬼,日日夜夜来缠住你,晚上和你盖被肏屄儿,把你吓个半死。」建宁听得毛管眼大张,颤声道:「你不要吓我嘛,人家才不要和无头鬼干。况且哥哥向来喜欢我,就算给他知道了,也不会拿你去「唰唰」的。」韦小宝磙身下榻,一面穿衣一面道:「这个未必,就算皇帝不杀我,难保皇太后就会放过我……」想到皇太后几番要杀自己灭口,不由又淌出一身冷汗,匆匆穿好衣衫,飞步往上书房去了。康熙听得韦小宝到来,从龙倚站起身,待得韦小宝磕头完毕,挽着他的手,喜孜孜道:「小桂子,我考虑了多日,决定派你到清凉寺走一趟,你认为如何?韦小宝一听,心中暗暗叫苦:「乖乖龙的东,不是要老子到五台山做和尚吧?」心里担忧,但嘴上却道:「皇上派我办事,小桂子自当尽力,请皇上放心。康熙笑道:「我就知道你能干,忠心耿耿,才不派别人去。这样罢,我想你到五台山去,在清凉寺服侍我父皇,回来我再给你做个大官。」韦小宝心道:「官是大是小倒不打紧,只要不叫我当和尚,我便谢天谢地了」当即跪下磕头,道:「皇上待奴才恩重如山,只盼老皇爷平安,什么也不重.康熙心中欢喜,从书桌上拿起一个黄纸大封套,说道:「今趟你到五台山,首先前往少林寺宣旨办事,这是封赏少林寺众僧的上谕,办什么事,在上谕中写着,到少林寺后才可拆读,你遵旨照做就行。现在我先升你一个小官儿,任你为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,是个正二品的官。你本是汉人,现赐你为满洲人,这叫作入满抬旗。而正黄旗乃皇帝亲将的旗兵,骁骑营便是皇帝的亲兵。你之前的御前侍卫副总管,官儿仍然兼着。」他知韦小宝不学无术,年纪又小,当真做官是做不来的,因此两个职位都是副手。韦小宝听毕,连忙跪下磕头,连声多谢。又想,皇帝先派自己到少林寺颁旨,封赏众位大师救驾有功,敢情是让自己出出风头,心中不由有几分得意。康熙将骁骑营正黄旗都统传来,谕知小桂子并非真太监,而是御前侍卫副总管,真名韦小宝,当日为了擒杀鳌拜,才派他假扮太监,现已升任为骁骑营正黄骁骑营正黄旗都统名叫察尔珠,在鳌拜当权之时,大受倾轧,已下狱中,后来韦小宝擒杀鳌拜后,这才获释,自然对韦小宝十分感激,见皇上命他为自己副手,当即向韦小宝道贺,免不了互相谦虚一番。接下来康熙着二人点齐兵马,命韦小宝明早马上出京,不用来辞别了,并将 调动骁骑营兵马的金牌交了给韦小宝。韦小宝离开上书房,想起日前从神龙岛回京,把双儿留在宫外等候,而自己却一连几天,尽在宁寿宫和公主颠鸾倒凤,不曾和双儿谈话儿,心中好生过意不去!今回到少林寺去,非要双儿陪同前去不可。当下和察尔珠同去见御前侍卫总管多隆,把皇帝上谕给他看了,并挑选几名亲近侍卫,点齐二千骁骑营军士,明早出发。办妥正事,韦小宝也不回到自己住处,走出宫来,迳往客店找双儿去。双儿多日不见韦小宝,心中想念得很,待得见韦小宝走进房间,喜不自胜,忙迎将上去:「相公……」韦小宝伸开双臂,笑道:「好双儿可有记挂住我?快过来让我抱抱。」双儿一听大羞,马上打住脚步:「相公一回来就拿人家开心。」说着低垂螓首,红着脸不敢抬起头看他。 韦小宝走近前来,看见双儿两颊泛红,实说不出的娇美可爱,心底不由想起其它认识的女子,方怡和小郡主沐剑屏,一个清雅可人,一个温柔漂亮,都是上品之选。说到那个神龙教洪夫人,不但娇媚动人,且风情万种,简直迷死人不赔命。而那个建宁公主,虽然容貌美丽,但那股刁蛮性子,可不是人人受得起。若四女和我这个双儿比一比,样貌身材,固然不输于四人,说到品性,恐怕除了沐剑屏外,实在无人能及。韦小宝自从和公主亲热后,于男女之事,已不像前时似懂非懂。这时望住眼前的双儿,只觉愈是看她,愈见她娇艳欲滴,可爱动人,尤其她胸前的一对乳房,把衣衫撑起一度迷人的弧形,诱人非常!心想,瞧来双儿这对奶子,决不会比骚浪公主差吧! 双儿见韦小宝站在身前久久不动,心下不明所以,悄悄抬起美目,偷望他一眼,发觉他目不转睛的盯住自己,心头又羞又惊,连忙背过身去,说道:「相公吃饭没有,我现在去叫店小二准备。」正想走出房间,却被韦小宝从后抱住,双手围住她纤腰。「嗯!相公……」双儿身子一颤,却又不敢推开他。韦小宝把头探前去,在她耳边道:「没见几天,双儿又漂亮多了,好想亲你一口喔,就让我亲一亲吧?」??双儿素知韦小宝的性子,十句中总有八句胡言乱语,听他要亲吻自己,知道是口头上讨便宜,也不大放在心上,微笑道:「相公先放了双儿,待我通知小二准备饭菜,回来再……」下面那句「给你亲」终究说不出口。韦小宝摇头道:「我不放,除非你先给我亲一口,我才放你。」 双儿羞得满脸通红,说道:「相公真是的,人家不要……」韦小宝道:「原来我一直是自作多情,双儿你一点也不喜欢我,那只好罢了!」说着放开围住她腰肢的双手。自从庄夫人叫双儿跟随韦小宝,她早已下定决心,不管怎样,今生是跟定他了,况且二人经过这段相处日子,她一颗心儿,已经全给韦小宝占据住,再难和他离开。这时听见他这样说,心中一阵难过,急得就要哭出来,眼圈儿一红,忙回过身来,说道:「不是的,双儿一直很……很喜欢相公,相公要亲双儿,双儿……真的……很……很开心……」韦小宝见她这俏生生模样,好不感动,把她拥入怀中,说道:「我的好双儿,好老婆,打后我要把你牢牢捉紧,就是拿刀子噼了我的手,我也不会放手。」??双儿噗哧一声,破涕为笑,说道:「手都给人斩了,你又怎样捉住双儿!」韦小宝道:「我捉不了双儿,难道双儿不会捉我么,我说对不对?」双儿抬起俏脸,痴迷迷的望住他,点了点头道:「双儿一生一世捉住相公,永远不放手。」韦小宝大喜,在她俏脸上亲了一口,叫道:「好香,好香……」双儿心里一甜,主动围过双手,轻轻把他抱住。小宝道:「肚子真的饿了,用完饭后,我说个秘密给你知。」 双儿问道:「现在不可以说吗?」韦小宝摇了摇头,道:「肚子饿,没气力说。」双儿微笑,再不追问,正要转身离房找店小二去。韦小宝突然从后道:「我今日要和好双儿一起洗澡,顺便吩咐店家准备一下。」双儿知他又讨自己便宜.用完饭后,两个店小二抬着一个大木桶进来,足有半个人高,放在房间的角落,一名店小二问道:「热水已准备好,小客官是否现在要用呢?」韦小宝赏了一两银子,点了点头。二人接过银子,见这位小公子出手豪阔,连声多谢,不用多久,一桶桶热水挨次送入房间,全倒在大木桶里,注满了半桶,阵阵热气从木桶往上冒升,而大木桶的旁边,又放了几小桶冷水,留着来给客人调节水温用。鹿鼎记趣之双儿篇(中)一切就绪榴榞构榭,铟銗铢铕待店小二离开,双儿闩上房门僤僮僠兢赫趖赶赵,鞅鞄靽靾摛敲敳斠回头见韦小宝伸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。双儿笑着走上前去:「待双儿为相公更衣。」韦小宝嗯了一声幙币幕帻塼塽墉尘,僩侨僯僓漘漙漥磙双儿向来温柔体贴,轻轻地把他外衣脱去豨豪豩貌蜲蜢蜦蜿,疯瘔瘈瘑鄫鄩邓鄯只剩下一件内衣,接着蹲低身躯摷摍搂摓雿需靘靼,说谽豨豪蒯蓂虥虡替他脱掉鞋袜,站起身道:「双儿先出外面等候,相公洗完,叫我一声便是。」双儿回身把脱下的衣衫,迭好一件件的放在床边,正要出房,岂料韦小宝从后将她抱住,说道:「我要你陪我一起洗。」双儿微微一惊,继而轻轻一笑,低声道:「相公你好俏皮,尽说这些笑话!一边说一边推开他双手,徐徐转过身来,怎料目光到处,竟见韦小宝光熘熘的站在眼前,浑身一丝不挂,登时吓得呆立当场,张大小嘴,合不拢来,忽觉一团物事挂在韦小宝下身,眼睛下望,一条巴掌般长,粗有一围的东西,却软软垂在间,这一惊吓,当真非同小可,不禁「呀」的大叫一声,才晓得惊觉,连忙用手掩住眼睛,背过身去,心儿跳得「卜卜」直响。双儿自出娘胎,便连男人的裸胸也不曾见过,莫说是男人的阳具。虽然日常盖被更衣,梳头结辫,都是由双儿服侍他,饶是这样,二人至今仍是规行矩步,从没有越雷池一步,刻下骤见韦小宝赤条条的身子,自当然给吓得花容失色,啖咬舌。韦小宝没想到双儿会这么大反应,竟给自己吓得哇哇大叫,浑身发抖,心里好生过意不去,当下走到双儿身后,双手放在她腰肢,说道:「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把你吓成这个模样。」说完「啪啪啪」几声,在自己脸上打了几下。双儿急忙转身,握住他的手,道:「相公不要这样,其实……其实都是双儿大惊小怪,什么也不懂。双儿是相公的丫头,莫说只是看,就是相公要……要双儿的身子,也不算什么!」韦小宝用力抱紧她,说道:「真是我的好双儿,你知道吗,一直以来你在我心中,就从没有当你是什么丫头,只知双儿是我的心肝宝贝儿,亲亲好老婆。」 双儿感动得哭了出来,抱住他裸躯道:「相公待双儿好,我又怎会不知,其实能和相公一起,已经是双儿的大大福气。」忽然,双儿想起一件事,低声问道 :「相公……你……你不是太监么?下面怎会……有……」韦小宝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,道:「我先前要说的秘密,就是说这个,其实我并不是真太监,其中事情……嗯!再说下去,水就要凉了,待我洗澡后,慢慢再说与你知。」双儿点了点头,忽然又道:「就由双儿为你擦身子好吗?」 韦小宝大喜,笑道:「当然好!不过……你不怕看见我的身体么?」双儿摇了摇头,轻声道:「双儿不怕,况且……我早晚也要和你……和你…韦小宝追问道:「和我怎样,快说……快说……」 双儿羞红着脸,声如蚊蚋道:「就是……就是那个嘛!」 韦小宝道:「什么那个这个,你是说做我老婆吗?」双儿轻轻点一下头,已害羞得把头藏入他怀中。 韦小宝委实爱煞这个温柔体贴的俏丫头,一时兴奋,将她抱得牢紧,笑道:「终于可以大功告成,我的好双儿要做韦小宝的老婆,真个乐死老子了!」 双儿见他眉飞色舞的样子,也是一喜,说道:「我去为相公调好水温。」 韦小宝放开了她,双儿急步朝大木桶走去,眼睛不敢四处多望,生怕不慎看见韦小宝的下身,当真羞死人了!调教好水温,双儿不敢回过头来,背侧着身子,眼睛盯住地板,说道:「相韦小宝见她脸颊泛红,娇羞答答的站在木桶旁,实在说不出的动人。来到双儿的身后,在她耳边道:「双儿不是说为我擦身子么,你还站着做什么,快脱去衣服,咱们一起洗澡,你给我擦背,我给你擦胸。快,快……」双儿连忙道:「不……不是这样的,双儿是说……是说……在木桶旁边给相 韦小宝道:「这样不爽,我要和好老婆双儿一起洗澡。你不脱衣服,就由我来为你脱。」双儿大惊,忙用双手抱往前胸,生怕韦小宝真的来脱她衣服,急道:「双儿不要,相公就放过双儿吧。」 韦小宝素来性子俏皮贪玩,对伦常礼法更不知为何物,况且近日一连几天和公主翻云覆雨,乍识情味,更把这男女之事等闲视之,现见双儿扭捏了半日,不禁大感没趣,心想:「双儿脸儿忒薄,今日要和她做夫妻,非要下点手段不可,教她最好自己投怀献身,这才显得老子的本事!是了,现在先来个投什么问路, 瞧瞧她有何反应。」想到这里,从后把身子挨将过去,前胸贴住双儿的背嵴,双手绕向前去,围住她的纤腰,说道:「我的好双儿不肯和老公洗澡,那也没法子,不过你要让我抱一抱,亲一亲嘴儿,我才放过你。」双儿给他搂住,已感全身飘飘荡荡,不知如何是好,又听他这样说,更是惊惶失措,正要说不要,忽见韦小宝两只手掌上移,竟捏住她胸前两只乳房,一惊之下,不由「啊」的一声,本想叫他停手,然而韦小宝却快了一步,说道:「原来双儿有对好乳儿,圆鼓鼓的,又这么饱满,又这么柔软,真叫我舍不得放手。 「嗯!相公……不要……」双儿向来对韦小宝千依百顺,从不曾有半点违拗,况且又是他的丫头,若正常来说,她整个人已经是属于他的了,加上她对韦小宝情根早种,莫说是给他模模奶子,便是和他真的做夫妻,也是心甘情愿!双儿一想到这点,这句推拒的说话,终于吞回肚子里。 韦小宝隔住衣衫轻轻搓玩,暗里大叫美妙,没想双儿才十五六岁年纪,身材竟会如斯美好!而两个奶子握在手上,当真弹性十足,不由玩得兴动莫名,说道:「若知道双儿有这对好奶子,我早就不应该放过它了,每晚必定抱往好双儿亲 双儿给他握往胸前两个好物,又是羞涩,又是舒服,这种美好感觉,确实从没有过。随着韦小宝十根指头一松一紧的搓玩,阵阵销魂夺魄的快感,不住地往全身扩散,便连双脚也显得全无力气,险些儿便要跪倒在地。韦小宝一手握住她左乳,一手去解她上衣钮扣,才解了一枚,双儿连忙按住他的手,轻声道:「相公不要……」韦小宝道:「我要双儿陪老公洗白白,怎可以不脱衫!」双儿踌躇起来,暗想,今日瞧来是逃不过相公的纠缠了,但要我脱光衣服,羞也羞死人了,这又怎能做得!正当她犹豫不决之际,韦小宝又在她耳边苦苦哀求。双儿性子颇软,更不想逆他意思,只得委委屈屈,说道:「相公先进木桶去,让双儿自己脱,但相公要闭上眼睛,不可偷看喔,好不好?」韦小宝见她这话软语商量,实在可爱到极点,那有不好之理,当下连声答应道:「不看不看,我不看……」说完扑通一声,弄得水花四溅,已跳进木桶里.他果然遵守诺言,真个合上了眼睛,但听得房中静谧一片,那有脱衣服的声,便问道:「我已经合上眼睛了,为什么还不脱?」原来双儿怕他使坏偷看,正侧着头望住他,见他真的合上了眼睛,这才稍稍放心,但要她在男人跟前脱光衣服,毕竟难以落手,可是既然答应了他,如何为难也得要做,当下一面盯住韦小宝的眼睛,一面飞快地脱去衣服。 这时时间尚早,尚未入夜,阳光从窗外射进房间,照得满室灿然。直到双儿脱得一丝不挂,阳光映在她赤条条的身上,便如射在一座白玉像似的,肌理光彩流转,赛逾冰霜,当真是灿烂夺目。双儿低头望一望木桶,还好木桶相当大,容纳两个人还有不少宽裕空间。她犹豫片刻,鼓足勇气,低声说道:「相公,双儿要……要进来了……」她惟恐韦小宝突然张开眼睛,给他把身子全看了去,便即匆匆跨入桶中。  韦小宝闻得水声,接着两条大腿碰着一团滑不叽熘的身体,知道双儿已落入桶里,便问道:「我可以张开眼睛吧?」双儿羞得满脸赤红,那敢去答他,只是轻轻嗯了一声,几不可闻。 韦小宝张开眼睛一看,不由笑道:「好双儿你作怎么,不怕闷着么?」只见双儿屈曲成一团,两手环抱住双脚,把头藏在膝盖后,半张俏脸已落入中,只留着鼻孔唿气。韦小宝见着,哈哈大笑,说道:「你平日洗澡也是这样. 双儿不停摇头,始终不敢抬起头来。 韦小宝本想伸手去拉她,但转念一想:「我要双儿老婆心甘情愿给我,怎可以向她使强!」便道:「你既然害羞,我倒有一个法子,会让你放松心情。」双儿睁大眼睛望住他,像问他有什么法子。韦小宝接着道:「我再合上眼睛,你慢慢的转过身来,背着我坐,这样眼睛便看不见我,就不会难为情了。」双儿一想也是,点了点头,看见韦小宝合上眼睛,连忙挪移身躯,背转身子坐到他跟前。只是木桶虽大,但要容纳二人前后并坐,比之刚才面朝面对坐,空间就变得少很多了。双儿才一坐定,发觉自己的玉背已贴在韦小宝胸膛,欲想再向前移,打算远离他的胸膛,却被木桶顶着双脚,此情此景,当真是半寸难移.韦小宝让她坐好后,张开眼睛,第一眼望见的,竟是一幅雪白如玉的香背,肤光绚烂,禁不住大赞一声:「好光滑的身子,快让老公抱抱。」说着用手摸上她的玉背,顿觉触手如丝,又是大赞一番。双儿给他一阵抚摸,又羞又窘,却又不敢说出声,忽觉韦小宝双掌贴在自己两边腋下,指头轻轻呵痒,双儿那里忍得住,「嘻」一声把身子一缩,韦小宝乘着这个机会,两手前探,把她一对乳房拿在手中。 「啊!相公……」双儿身子一颤,还想说叫他不要,但两颗粉嫩的乳头,已给他用手指挟住,一股不曾有过的崭新快感,叫她连气也喘不过来,还怎能够开.韦小宝笑道:「双儿这对奶子好滑好饱满呢,让老公再搓搓看!」双儿羞窘难当,然而给他一轮把玩,快感竟勐然暴增,那种感觉简直美得难以形容,尤其韦小宝挟住奶头来捻弄,每是捻捻一下,便让她身子剧颤一下,便连肚腹下面的小屄儿,都发痒起来。韦小宝一时捏玩奶头,一时用双手包住两只美乳,又搓又揉,弄得双儿呻吟连连,还不时用说话挑逗她,问她是否舒服,是不是喜欢这样玩。双儿给弄得浑身难过,小屄里已不停地收缩翕动,但这样被男人爱抚押玩的感觉,确也是舒服到极点!而最要命的,就是身后那条肉棍儿,顶在她后腰磨来擦去,且不住跳动。双儿年纪虽幼,但也知道这是男人的命根儿,同时又联想到一件事,不知这条大东西,待一会儿是否会插入自己的小屄,一想到这里,心头更是悸动不已。就在双儿闭目享受,纵情感受那美快之际,随觉韦小宝的右手,迅速地移到她胯间,按在两片阴唇上,揉了几下,便拨开两片唇瓣,把个指头直闯了进去。指头一进入小屄,立被一股紧窄团团包围住,韦小宝不由一扯,暗道:「这里怎会这样窄,比那个骚货公主又紧窄得多了,瞧来双儿要容纳我这根杨州大棍,着实不大容易!」。 双儿被他突然闯入,自然大惊失色,忙张开眼睛,急道:「不要弄那里……啊,不可以……抽出来,快把手指抽出来……啊啊!相公……你……你怎可以这 .韦小宝充耳不闻,指头顿得片刻,又掘了两下,再次抽动起来,岂料弄了一会,又用姆指压住顶端的小肉芽,随着手指戳刺的动作,一揉一挤的,弄得双儿险些昏晕了过去,而这种刺激,对她来说也实在是太大了! 韦小宝一边弄,一边道:「我的好老婆,好双儿,你下面怎地这样窄,让我.双儿正自美得耳目昏眩,浑没把他的话听进耳里,只觉屄儿不住地颤动收缩,内里的深处,犹如蚁行虫爬,痒不可当。突然,韦小宝又狠狠掘了几下,双儿禁受不住,竟然尿了出来,身子一抖一颤的,抽搐个不停。韦小宝虽然性事不多,毕竟和公主几度缠绵,便知双儿已经泄了身子,笑道:「瞧来好老婆双儿泄精了,很舒服吧!」双儿连耳筋都红了,不住地喘气,所谓什么泄精,她确实半点不懂,只知刚才射了很多水儿,莫非这就是精水么?韦小宝这时兴动难耐,巴不得立即把杨州大棍插进小屄去,但木桶细小,难展身手,可是下面却硬得疼痛,实是不泄不快,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便道:「事非要立刻辨不可,咱俩快快洗净身子,迟了恐怕会弄出人命。双儿一听「弄出人命」,知道此事非同小可,立时打起精神,转过头来问道 :「真会弄出人命么?」韦小宝用力点头,道:「当然是,事不宜迟,快快洗澡辨事去。」双儿既知事情紧要,应了一声,匆匆拿起毛巾为他擦身子,但一碰上他的裸躯,又是一阵害羞。 二人四手齐出,你给我擦背,我给你擦身,不用多久,韦小宝站起身来,一条半尺长的杨州大屌,贴腹竖天的落在双儿眼前。 双儿那曾见过这等大怪物,只见棒端一个大菇头,棱角毕露,颤巍巍的抖个不停;再见那棒身,青筋暴现,硬直如棍,不由看得张口结舌,「哗」一声别过 头去,不敢再看。但心中暗忖:「刚才见这行货还软棉棉的,现在怎地变了样子,又大了这么多,真吓死人了!要是给这大家伙插入下面,恐怕痛也痛死了…… 就在她想着间,忽地身子凌空而起,接住身躯放横,已被韦小宝双手抱住。 双儿一惊,两手围上他脖子,却见韦小宝的一对眼睛,正牢牢盯住自己的双乳,不由大羞,叫道:「不要看,放我下来。」韦小宝那肯听她,两三步便来到床榻,也不理会身上湿漉漉一片,便把双儿放在床上,叫道:「好双儿,老公来了!」话声甫落,人已压在双儿身上。双儿还没来得反应,韦小宝已张开嘴巴,在她俏脸上不住亲吻,而两只美乳,同时落入他手中,玩得甚是起劲。只见双儿惊魂甫定,用手推着他脑袋,问道:「相公……你……你有事情办,还在这里俏皮。」韦小宝抬起脸道:「我不是正在辨事么,还有什么事紧要过和双儿大功告成」说完又埋头在她脸上,狂吻不休。双儿发急起来,说道:「但你说……说会弄出人命?」韦小宝道:「这个当然啰,你看我下面硬成这模样,又憋了这么久,若不把子子孙孙一古脑儿射出来,非要了老公的命不可。」 双儿不解,问道:「下面硬着,和性命有什么关系?」韦小宝笑道:「关系可大了,憋得太久,自然会憋死,死后还会给阎罗王勾大根!阎罗王说,你这人有条大东西不用,让大老婆小老婆受干苦,大大的不应该,牛头马面给我将这小子拿下,割去那话儿,拿去喂猫狗。」双儿歪着头听后,「噗哧」一笑,道:「原来相公是骗人的,阎罗王又怎会割……割……」韦小宝道:「什么不割,我娘生我挂着这条大东西,就是用来给老婆快乐,还要生几十个娃儿,我若果不好好利用它,这叫做不孝,到时娘会骂我,老婆会打我,阎罗王会割我,知道吗?」双儿又是一笑,自是不信他的鬼话,正想反驳他几句,岂知还没出声,韦小的口唇已贴上她小嘴,道:「我要亲亲好老婆双儿,快给老公张开嘴儿。」二人经过刚才裸裎相对,双儿已不再如先前般害羞,更受不住韦小宝的挑逗诱惑,听后不禁把樱唇微启,一条舌头便闯入她口中,挑拨卷缠;加上韦小宝一上床来,便即握住两团好物,抚玩搓挪,毫不间歇过,惹得双儿爽乎乎的。双儿初尝男女之事,又怎能抵受得住,不用片刻,已唿气多吸气少,咿咿唔唔的哼唧个不停。 双儿给韦小宝吻得昏昏沉沉,只知一浪浪快感涌来,胯间的话儿,又再唇吻翕辟,流出不少淫水。韦小宝嘴唇下滑,吻过她下巴,再吻到玉颈,最后落在她乳沟。双儿正美得一片迷醉,在在都如此舒服,先前的羞意,已逐渐烟消云散,当韦小宝吸住她乳头时,双儿马上浑身一颤,燕语呢喃般轻叫:「嗯!相……公……」双儿那曾让男人这样吸吮乳头,原来感觉是这样美好,禁不住两手按紧他脑袋,舒服得微微挺胸膛,巴不得把整只奶子塞入他口中。韦小宝见她动情,一面吸吮,一面伸手下探,手指轻轻一抹,指上竟占满了水儿,不由抬头笑道:「双儿老婆好多水,想要老公给你掘一会么?」双儿听得满脸通红,摇头道:「不……双儿不要……啊!人家已经说不要,你怎可以……插得太深了……痛……」韦小宝停住手,问道:「弄痛你吗?」双儿掩住小嘴道:「有点儿痛,相公轻……轻一些玩,就会不痛了……」她这句说话,明着是叫韦小宝继续弄下去,韦小宝如何听不懂,不禁暗里笑,嘴唇一张,又含住她的乳头,下面的指头却越掘越深。双儿美得臀挺腰摇,咬住拳头嘤嘤嘤的连声呻吟,声音婉转柔美,动人心弦小宝含住美乳,吃得习习有声,而口里这件珍品,确实万般不愿放口,但他心知,双儿身上还有一处好地方,只得暂且放弃,旋即把身子往下移,埋首在双儿感到他的举动,忙用手掩住腿间私处,颤声道:「啊!羞死了……不要看……」韦小宝恳求道:「乖双儿行行好,就让老公看一次吧!」双儿摇着头:「那里怎能看……」韦小宝也不理她,伸出舌头去舔她掩护的手指,又用口含住她那稀疏齐整的阴毛,还往外拉扯。双儿死命用手掩住,就是不让他看。韦小宝无奈,只好用强,用手撬开她手指,即见一片鲜红娇嫩的花唇,从指缝里露了出来,就这么一看,登时叫了起来:「好美的花唇儿,怎会这样鲜嫩,迷死老公我了……」张嘴便把半片花唇含入. 「相公……不要……」双儿又想掩住要害,却被韦小宝用力扳开手指,一个美屄立即全露在外。韦小宝又大赞一声,双手把屄儿往两边拉开,扯成一个圆圆的洞儿,只见一团鲜红娇美的嫩肉儿,已原形毕露的展陈在他眼前。没想自己最私秘的花屄,竟然毫无遗漏的全落入他眼中,而且还把洞儿翻了开来,连小便处都让他一览无遗!一想到这里,羞得忙掩住眼睛,叫道:「相公坏死了……放过双儿好不好?」韦小宝望住这个美肉洞,当真越看越美!心想,公主的屄儿也算是一等一的了,原来双儿的更美,鲜嫩得犹初生的婴儿,不知插进去会美成怎生模样!他望住这个好物,又如何抑制得住,忙凑头过去,口唇一张,便吸吮起来。 双儿叫道:「相公不要……那里脏得很,怎能够用口……啊!你好坏,不要舔……双儿会受不了……」才一说完,一条水柱直射了出来,且射完一阵又一阵.韦小宝正乐在其中之际,怎料到给噼头噼脑浇了一面,立时呆了半天,竟说不出话来。他何曾见过这阵仗,待得惊醒过来,低头一望,只见水儿滴答滴答的落在床上,笑道:「双儿……你果然懂得射……美死了!」 双儿大羞,把被子盖在头上,不敢去看他。心里不住暗骂自己,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,竟然射了这么多水儿,也太羞死人了!二人又那里知道这叫做春潮,即是现代人常说的「吹潮」,其实有这本事的女人,在数千人之中,也未必会有一个,也可说是女人中的极品。韦小宝虽不明.所以,但他天生爱玩,初时见着,仍有点错愕,但随即高兴起来,大叫过瘾。又用手指探了进去,狠命掘着。双儿那堪他这样播弄,屄中给他掘得几回,快感倏地暴升,一个剧颤,又一股水箭疾射而出,竟有数尺之遥。鹿鼎记趣之双儿篇 03 韦小宝看得有趣嫣妪嫕嫳,榑榎榍榡哈哈大笑,手指出入勐戳裮褉褋复,玛玱瑰瑮待得双儿射了几次,才晓得心惊孷孵寞寡,嫣妪嫕嫳担心双儿这样 狂喷勐射,恐怕会对身子有害廕庼廗廘,碢碳碪碴一念及此,急忙抽回了手指。  双儿射得浑身发软台与舕舔,瘑疟瘉皲不住地喘着大气。韦小宝掀起盖在她脸上的被子,见双儿脸红如火,说不 出美艳动人,说道:「我的亲亲老婆,你老公下面着实硬得厉害,再这样憋下去,你老公就变 成死老公了,非要归位不可?」 双儿偷眼望一望他胯处,果见那根肉棒昂首探脑,委实硬得紧要,但看见它如此巨大粗长,又 担心起来,轻声道:「相公你得慢慢来,轻一点,双儿怕痛! 韦小宝听了大喜,俯下身躯,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口,说道:「好老婆,这个当然,你一万个 放心,老公会慢慢来,轻轻来,保证大功告成。」  双儿想起快要和他做夫妻,心房卜卜乱跳不止。只见韦小宝一个翻身,蹲到双儿胯间,将她双 腿往外八字般分开。双儿又羞又惊,十指掩住眼睛,随觉一物顶住私处,不住磨蹭,惹得双儿 心痒难搔,偷偷从指缝间看去,见韦小宝单手握住肉棒,把个大菇头在屄口来回磨着,一时也 看得淫火直冒。 韦小宝用手抹了一下小屄,满手尽湿,乘着淫水滑腻,腰肢徐徐一挺,龟头撑开屄眼,滋一声 闯了进去。 双儿闷哼一声,感到下面已含住一颗大物,胀得吓人。韦小宝也乐不可支,双儿的紧窄,当真 非同小可,把个龟子箍得密不透风,牢牢被她咬住,直是半步难行。心想,建宁公主的小屄, 也算得相当狭窄,但和双儿一比,却又比了下去双儿不同那个淫公主,在韦小宝心中,对双儿 确实爱到极点,生怕自己会弄痛她,便问道:「好老婆,感觉痛吗?」 只见双儿轻轻摇头,低声道:「现在还不痛,但胀得厉害。」 韦小宝心中一宽,暗道:「若非老婆水多,恐怕也不易进去!」慢慢挺动臀部,把肉棒挨将进 去,又进了寸馀,见双儿并无什么痛楚,胆子一粗,向她道:「好老婆,长痛不如短痛,就让 我一口气全插进去,痛过这一回,就会不痛了。 双儿心里虽惊,但韦小宝的话并无道理,况且到了这地步,已再无法回头,略一犹豫,便「嗯」 了一声,表示同意。  韦小宝架开马步,先将龟头在门口抽插数下,待得滑腻顺畅,才用力望里一插,整根大肉棒, 登时齐根直没,抵住了花蕊。双儿给他狠命一插,痛得泪水狂涌,双手紧紧捉住韦小宝,叫道 :「好痛……好痛……不要动……」 韦小宝那敢妄动,忙俯下身躯,吻住她道:「弄痛了双儿,心痛死了。」 双儿用力抱住他,泪眼汪汪道:「相公……都是双儿不好,半点痛也忍不住!」 韦小宝看见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,知她实在痛得厉害,只是嘴里不说,心里感动,伸手握住她 一只美乳,轻搓慢揉,又轻轻捻弄她乳头,希望能挑起她的欲火,藉此减轻她的痛楚。 不用多久,双儿果然低声呻吟,腰肢难耐地微微摆动,还轻轻拉住他另一只手,引领到另一边 乳房。韦小宝心中一喜,眼睛紧盯住她,一面把玩奶子,一面开始徐徐抽提。 双儿疼痛渐缓, 只觉一根大阳具在屄里出入磨蹭,龟头刮住肉壁,微痛中夹着阵阵舒服,便低声向韦小宝道: 「相公……可以动快些吗?」 韦小宝一笑,把阳具抽到屄口,又缓缓深进,一连数十下,问道:「好老婆还痛么?」 双儿摇了摇头,一对美目情意绵绵的盯住他,轻声道:「再快一点好吗. 韦小宝马上加快速度,一条大棍飞快的出出入入,双儿美得啊啊连声,挺高美臀迎凑上去。韦 小宝见她得趣,便再加把劲,一连百来下,肏得双儿甘美无限,搂住韦小宝嘤声呻吟。韦小宝坐起身来,提起她双腿,一边抽插,一边望住肉棒在小屄出没,岂知桶得几十下,龟头 竟被层层软肉咬住,一收一放,再望向双儿,见她全身一阵痉挛,接着大股淫水直浇向龟头。 韦小宝知她又再射水,用力抽出肉棒,果然一条水柱直喷而出,射得他满肚满腹,不由哈哈笑 道:「老婆果然厉害,要射死老公 双儿大羞,掩住眼睛道:「相公不要笑人嘛!」 韦小宝见她可爱,将龟头望准小屄眼一塞,滋一声又插了进去。 双儿被龟头刮得美快,立时爽得眼睛一翻,心想:「没想做这种事会如此美妙,要是天天能和 相公插屄儿,双儿可乐透了!」随着韦小宝连番狠插,快感一浪接住一浪,双儿咬紧牙关死忍 ,尽量不想发出呻吟声,岂料韦小宝越插越起劲,双儿实在抵受不住,不自觉又「嘤嘤嘤」的 叫起来,晃动着腰肢,抛臀送屄。 韦小宝下身疾送,口里大叫爽快,又见双儿两只美乳晃上晃落,诱人之极,忙伸出双手,一手 一只,搓面团般玩着。 双儿再也受不住这份冲击,几个哆嗦又丢一回。 这关头韦小宝也到时候,抽得几下,便大叫一声:「好老婆,老公也要射给你!」才说得半句 ,马眼一开,热精狂射而出,连射数发方止。 双儿感到热精直射进花蕊,烫得受用非常。韦小宝射精完毕,但巨棒一时还没软下来,他贪图 双儿美貌,美屄紧窄,不舍就此拔出,又再用力肏弄。插得一会,双儿又啊啊几声,射出精来。 韦小宝直插到肉棒发软,才依依不舍抽离小屄,趴在双儿身上。 双儿紧紧抱住他,不住价喘着大气。不知过了多久,韦小宝才回过气来,吻了一下双儿,问道 :「双儿老婆快乐吗?」 双儿朝他微微一笑,轻声道:「相公你呢?」 韦小宝笑道:「大妙,大妙,和好双儿干屄,比谁人都强,和那个淫公主一比,简直天同地比。」 双儿一听,呆了一呆,问道:「相公和建宁公主……」 韦小宝听了一惊,自知走了嘴,但他也不想隐瞒双儿,便道:「双儿生气? 双儿一笑,摇头说道:「双儿是相公的丫头,只要相公喜欢的人,双儿都喜 韦小宝大叫起来:「都是我老婆双儿好,谁也比不上我的好双儿!」 双儿温柔地藏入他怀中,柔声道:「相公明天要去少林寺,早点睡好不好? 韦小宝点了点头,道:「我今晚要抱抱双儿睡,要不,我宁可坐天光。」 双儿笑了一笑,接着点下头。韦小宝大喜,搂住双儿狂吻狂亲,二人贴身迭股,抱作一团,不 觉间便沉沉睡去。 隔日一大清早,双儿先醒转过来,见韦小宝仍抱住自己,兀自未醒,想起昨日和他玩的天翻地 覆的情景,不由脸上一红。双儿害怕弄醒他,轻轻移动一下身子,打算下榻,不意间手指 碰着一物,把眼望去,竟是那条杨州肉棍,只见它软绵绵的垂在一旁,龟头横摆,甚是可爱。 双儿昨日只乍眼一瞥,实没有认真看清楚,现见它正放在眼前,不禁心痒痒的,想要看个清楚 ,但又怕韦小宝醒转过来,看见自己这丑行,回头一看韦小宝,见他睡得正熟,心里一宽,便 战战惶惶伸出小手,往肉棍儿探去,指尖才一碰着,又是一惊,连忙缩手,又看看韦小宝,见 依然睡着。 双儿深吸一口气,终于把肉棍儿提在手中,只觉手上之物沉甸甸,软软的,异常有趣,禁不住 轻轻握了一下,又见龟头上有个小孔儿,便想:「原来相公的精子是从这孔儿射出来!但不知 相公小便是否也在这里?」 双儿用指尖点了一下马眼,只觉十分有趣,又将肉棒提在手上,发觉棒下有着一团物事,皮皱 饱满,一时不知是何物,用另一只手摸去,软软的相当好玩。 就在双儿全神贯注之际,手上的肉棒竟跳了一跳,变硬起来!她心下一惊,回头一望,只见韦 小宝正笑吟吟的望住自己。这一惊吓,当真非同小可,「啊」的一声,连忙放开阳具,直羞得 双手掩面 韦小宝笑道:「好双儿怎能放手,继续玩啊!」 双儿羞道:「羞死人了……」便想跳下床去,却被韦小宝一把捉住,将她拉到身来。双儿反应不 及,整个人趴在他身上,叫道:「相公……放开双儿,我去给你准备洗脸水。」 韦小宝道:「不忙这个,老公要先亲亲好老婆。」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。 双儿大窘,想要撑起身,韦小宝当然不依,拥住她一轮狂吻,吻得双儿呵呵喘气。 韦小宝道:「双儿刚才弄得老公好舒服!你看,又硬起来了!」 双儿更是羞窘难当,把头埋在他颈侧,不依道:「相公不要再笑人嘛……」 韦小宝又道:「一早起床,口干舌燥,好想喝一口奶。」 双儿听见,正中下怀,可以藉此离开他的纠缠,忙道:「我去叫店小二拿来,相公要牛奶还是 羊奶?」 韦小宝摇了摇头,道:「我要人奶,要好老婆的奶奶!」 双儿一呆,道:「人家……人家何来有奶?」 韦小宝道:「你有两只奶子,自然有奶,快给我吃,我要吃奶奶……」 双儿登时明白过来,脸上红得火烧一般,佯嗔道:「人家不要!」 韦小宝那肯放过她,恳求道:「亲亲好双儿,就这么一口,你就行行好,来嘛!」 双儿素来心软,心想:「咱俩夫妻都做了,其实也不争这个,而且又只是一口,便可以离开他 ,免得他又俏皮痴缠,便道:「只是一口?」 韦小宝用力点头,笑道:「但双儿要用手捧住奶子,送到我嘴里。」 双儿听见,叫道:「相公好坏……我不依……」 韦小宝嘻嘻一笑:「有什么害羞的,我又不是第一次吃老婆的奶子,快点… 」 双儿无奈,只得羞答答的撑高身子,把乳房移到他嘴上,再用手轻轻托高乳房,把个乳头送到 他口中。 韦小宝张口便吸入嘴去,吃得习习声响。双儿身子一颤,快感立时从乳房传遍周身 ,禁不住「咿咿」的呻吟起来。韦小宝用力吸吮,又用舌尖挑弄乳头,不时用牙齿轻咬,直把 双儿弄得浑身发软,险些无力支起身躯,喘声道:「相公骗人,你说一口的,但你……」 韦小宝含住美乳,口齿不清道:「未放口还是一口,这一口起马要吃半天。 双儿不知哭好还是笑好,但被他含住奶子的滋味,确是相当舒服。忽然,韦小宝的手探到她胯 处,揉了记下,便把指头塞入屄中。双儿「啊」的叫起来,但又舍不得这股快感,腿儿竟自动 张开,腰肢一挺一挺的往前送,好迎凑他手指的插。 才不多久,双儿闷叫一声,淫水疾射了出来,全浇在韦小宝的身上。 双儿喘着大气,道:「相……公……双儿受不住了,好想……好想……」 韦小宝终于张开口,吐出乳头,笑问道:「好想什么?」 双儿手上一软,倒在他身上,抱住韦小宝道:「双儿想要那……那个……相公再要双儿一次好不好!」 韦小宝大声叫好,双手捧住她俏脸,亲了一口,说道:「好老婆亲亲,你握住我条肉棍儿,自 己送进去。」 双儿脸上一红,虽觉难为情,但敌不过体内的骚动,只得反过手来,把阳具握住,将龟头引到 洞口,轻声道:「相公可以了……」 韦小宝提臀往上一挺,一颗巨龟直没了进去,立时给一团暖肉包裹住,叫道:「双儿的小屄好 美,爽死老公喔……」 双儿咬紧下唇,用力往下一坐,不由舒服得叫了起来:「好舒服……」 韦小宝道:「把屁股抬高少许,老公要用力插,这样才过瘾!」 双儿点了点头,依言照做。韦小宝扶住她纤腰,使劲往上狂捣,一口气便插了百来下,干得双 儿「啊啊」乱叫,淫水喷完一轮又一轮,最后抵受不住这狂烈的快感,伏在韦小宝身上求饶: 「双儿不行了,让我回一回气……」 韦小宝停了下来,双手拥抱住她,一只手在她裸背上轻轻抚摸,说道:「和好老婆双儿办事真 舒服,比那骚货强多了!」 双儿听见,抬起头来,问道:「什么骚……骚货,是建宁公主吗?」 韦小宝道:「不是她还有谁,莫看她是金枝玉叶,小皇帝的妹子,但骨子里却又淫又骚。」 自古以来,女人总喜欢和其它女人比较,至今不变。双儿身为韦小宝的女人,自然对他其馀的 女人感兴趣,便问道:「相公和公主也常常做……做这个…… 韦小宝见问,便将如何和公主搭上,如何给她缠个不休,一一向双兄说了。 双儿听后,道:「瞧来相公也很喜欢公主,要不然也不会日日到她处。」 韦小宝道:「我的好双儿吃醋了。」 双儿摇头道:「不是的,只是你一说到公主如何淫荡,就眉飞色舞,原来相公是喜欢淫荡的 女子……」 韦小宝忙道:「那又不然,就是我的好双儿,已经比那骚货好得多了。」 双儿道:「我有什么好,双见只会服侍相公,其它什么也不懂,单说做……做这种事,公主就比 双儿好多了,晓得如何讨相公开心。」韦小宝道:「怎会呢,我就是喜欢双儿乖乖的模样,那个骚货怎能和你比。 双儿默然片刻,想了一会心事,才道:「相公,公主她……她做这件事真的  韦小宝点了点头,道:「何只淫荡,简直是骚劲,又含又吹,样样皆能。」 双儿皱着眉头,问道:「什么是又含又吹?」 韦小宝笑道:「就是用口含住这个!」说着一挺腰杆,用力插了一下。 双儿被他一插,轻叫一声,略为一想,便知是指什么,不禁呆住,问道:「公主含……含相公的……」 韦小宝道:「好老婆想不想试下?」 双儿连忙摇头,惊道:「双儿才不要,那东西怎能含入口中……」 韦小宝笑道:「为什么含不得,我也不是舔你下面的小屄儿,这不是一样。 双儿一想,便答不上来,心想:「瞧来相公很喜欢给人含那里……」 韦小宝抱住她一个翻身,把双儿压在身下,说道:「双儿也休息够了,咱们继续做夫妻去。」 说完晃动腰臀,巨棒再次一出一入插将起来。插得几十下,双儿立即快活起来,勐将下身往前 送,口里咿咿喔喔的叫个不又抽插了百回,双儿又喷了一床淫水。韦小宝杀得与起,揪住双儿 一对乳房,狂搓狠猱,下身用力奋刺,终于腰眼一麻,一大股浓精疾射而出,叫道:「用夹住 我条肉棍,老公还要射……」双儿不明其意,只得任他把精液射进子宫去。韦小宝发泄完毕,爽得软在双 上,二人抱作一团 ,唿唿喘气。待得回过气来,想起时间已经不早,向双儿道:「好老婆双儿,咱们一起去少林 寺!」 双儿道:「听说少林寺不让女眷进入,我又怎能和相公去!」韦小宝道:「这个我自有分数,况且我又怎舍得我的亲亲老婆!」说着搂住双儿,在她脸上亲 了几口。双儿嘻的一声,笑道:「相公才弄完,又不正经了!」 韦小宝笑嘻嘻放开相儿,笑道:「大功告成,起程!」 二人洗漱完毕,双儿匆匆收拾好包服,提在背上,二人待要出门,韦小宝突然道:「不!还有 一件紧要事情。」 双儿问道:「还有什么事?」 韦小宝道:「这件事十分重要,非做不可!」说完打开房门,叫店小二去取笔墨石砚来。双儿 知道韦小宝目不识寸,斗大个字,识不上三个,不由心中奇怪,怔怔望住他。 没过多久,店小二取来笔砚,放在桌面上。 韦小宝取出二两银字,交给店小二,道:「这是房钱,有多作赏钱。」店小二登时哈腰作揖, 连声多谢。 待得店小二离去,韦小宝走向床榻,取出匕首,在床单「刷刷」划了几下,割下一块一尺见方 的布片,交给双儿道:「好老婆,在上面写个『双儿』两个字 双儿大奇,望向那瑰布片,见上面红红白白的沾着一些污点,略一细想,立时脸红耳赤,呆着 眼睛道:「相公……这……这是……」 韦小宝哈哈大笑:「正是好老婆的处女红,若不收为纪念,那对得住我的亲亲双儿。快,快, 在上面写个名字。」 双儿确实没他办法,只得红着脸提起笔,才一写完,韦小宝夹手拿起,在布片上亲了一口,袋 入怀中,说道:「好老婆双儿,走吧!」

上一篇:黄蓉 下一篇:贱婢小梅